做父母的不要剥夺了童年的孩子

2020-8-30 11:49:19      点击:

做父母的不要剥夺了童年的孩子

这些父母为什么这样对待孩子?  租父母小编分享。

归根结底,都是肮脏的欲望罢了。
童模谷歌一天最多能挣3万多,一天挣的钱,超过了很多成年人的几个月的工资;
佩琪一个视频播放量55.6万,随便一录,比精心策划的视频火得多;
秀兰邓波儿的片酬是12万美元,在1939年的经济萧条的美国,她简直是公认的暴富秘密。
这些钱,在他们眼中全变成了可榨的油水。
只要有不错的利润,欲望就活络起来;
只要有丰厚的利润,血缘都可以抛在脑后;
只要有暴富的利润,孩子就不再是人了,他只是一个有血肉的工具,可以变成猪,可以被“杀掉”。

父母不再是父母了,人不再是人,他们变成了被欲望驱使的怪物。

更可怕的是,这样的父母到处都是。
在浙江织里,童模培训班的广告贴满了大街小巷,新鲜的童模一茬一茬的冒出来,等待被收割;
在北京,童星培训学校就有上千家,多少个孩子家长想着易烊千玺吴磊,疯狂接商演压榨孩子,妄想着名利双收。
一个个还需要照顾的孩子,就这样被父母的欲望逼得无处可躲,等待被榨干。
在这些垃圾父母看来,孩子是他们的所有物,孩子没有独立意识,所以就只能任他们指使。
但血缘并不是犯罪的保护伞,孩子的顺从也不是对虐待的默许。
女童肥胖易引起性早熟、骨龄提前等病,甚至还有动脉硬化、冠心病的威胁。
佩琪父母这样催肥就是虐待啊,就应该受到法律制裁。
我想起了一句被说烂了的话:当父母都不用考试,真的太可怕了。
这样的父母就像一只只寄生虫,咬在孩子的身上疯狂吸取养料,不管孩子能不能承受。
最后留给孩子的,只有一片狼藉、残破的人生。
当年的童模一姐谷歌,现在也在父母的驱使下走上了童星的道路,继续着被压榨的人生。
后来的秀兰邓波儿22岁黯淡退圈,17岁就负气嫁人,逃离好莱坞。
电影《我是小公主》的原型,也是这个电影的导演,一辈子都被这段人生痛苦纠缠。
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那这些被剥夺了童年的孩子,该怎样才能好好度过一生?
那些早已赚得盆满钵满的父母,想必也不会在意吧。
毕竟“猪”的价值,已经被“吃掉”了。